伊春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舟游诸天 第两百二十九章 灭杀

发布时间:2019-09-13 20:20:15 编辑:笔名

舟游诸天 第两百二十九章 灭杀

嚯……好大的动静!

青色的凤凰俯下身来很是戏谑的看着朝自己攻来的史密斯,眼眸之中没有敌意,没有暴虐,有的只是淡淡的玩味。

“咻!”一声嘹亮的凤鸣骤然而起,层层气浪就此荡开。在气浪席卷之中,也不见化身为青色凤凰的元皓如何作势,就是这么简单直接挥翅一展,便见一个青色的光环凭空浮现,那电磁洪流中的万千条暗红色电弧,就如遇磁石吸引一般,尽数聚拢到那个盈尺长的光环中去。

“这不可能!”史密斯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幕,他拼尽全力的一击,竟然被如此轻易地化解了?难道他和元皓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这种程度了?

“不!我不甘心!我是不会输的……毕竟,我才是这个世界的神!所有的人类和机器,都给我去死吧!”在歇斯底里的咆哮中,史密斯浑身遍布的电子符文再次疯狂闪耀起来,红芒大作,宛如亘古永恒的太阳一般。

在史密斯的运作下,更多的电磁力被汇聚过来投入了前方的战线。那道即将消逝的电磁洪流突然间光华大放,并且猛然暴增了数倍。能量的激增引发控制力的下降,无数电弧跳出电磁洪流束缚,逃逸到空气中去,发出连绵不绝的轰然爆响。受此影响已经纳入光环的也拼命挣动着想要摆脱元皓的掌控。

看着眼前的一切,元皓笑了。那笑容不像是看到一个生死大敌的决死反击,反倒像是看到一个懵懂的稚童心有不甘的淘气。但无论对方如何任性,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此时在他的眼中,史密斯精密而完美的躯体正被飞快的解析:

那由轻薄坚韧的合金构成的躯干和四肢,附着在四肢上的有机电驱动材料使其灵活运动。超大规模的蚀刻电路组成的大脑,遍布每一个构件的纳米级电子符文提供了完善的能量输出和循环。海量电子激荡在宛如花纹一般美丽的电路里,以光的速度掠过无数个逻辑结构。多变的电子流汇聚成思维波动,引导能量惊人的电磁流纵横奔突——这就是机械的最高杰作,隐隐然瞧上去与传说中神秘侧的符纹是那样的相似。

或许传说中符文就是电磁线路进一步升级的成果?

元皓畅想着,脸上的笑容越发浓郁了。

不过这并不是关键!关键的还是摆平眼下的局面。这一场该死的战斗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思及于此,元皓平静的开了口:“好了,别闹了!就这样吧。”

话音才落,莫名的变异凭空而生。史密斯闪耀的电子符文就像突然断电一般熄灭了,那无匹的电磁洪流也化身为一个暗红色带电的小球,安安静静地蜷缩在元皓的掌心,连旋转也没有。一切都归于平静。

“这,这……”史密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简直就是不科学,如同玄幻一般。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跑错了片场。

“怎么会?”堪称玄幻的一幕远远超出了他的逻辑运算能力上限,他无法解析眼前的一切。

仔细看了一眼手中的球体,元皓的目光再次投向手足无措的史密斯,声音中突然带着一丝的疲惫:“就这样结束吧。”

话语之后,这穹顶之下的战场上,忽然荡起一阵阵巨大的涟漪,一股宏大苍凉的威势如氤氲般荡开。化身为青色凤凰的元皓爆发出无量的五色豪光,完全盖住了从天而降的霞光巨柱。

这是元皓浑身气势最大强度展开的体现,也是元皓这精神力共振之化身的进一步进化。

这一刻他成就了五彩凤凰的化身,拥有了更为煊赫的威势。

再次闪耀起全部电子符文的史密斯在这股威势下身形踉跄,连连后退,如同风中飘萍、水上蚍蜉。

史密斯意识到自己的不堪,但他依旧不甘心

已经退出百米开外的他脸色狰狞,狂暴的嘶吼道:“别以为我已经输掉了!我还有机器军团!上吧,去干掉他!”最后一句话,是他向浮游在四周的机械章鱼下达的命令。

剩余的几万机械章鱼立刻聚集起来,顷刻间在空中拼起一个硕大无比的锋矢阵,化为一道钢铁洪流滚滚而至,恍如一支利箭狠狠的朝元皓扑去。

面对无坚不摧的钢铁洪流,元皓连眼神也没有丝毫变化,宛如星辰一般迷人的眼眸中泛着笑意。他目光深邃而辽远,也不见他如何大动作,只见他的尾羽轻轻的摇摆轻轻,一道毁灭涟漪突然凭空出现,向着机械章鱼和史密斯席卷过去。

涟漪如潮,待着惊涛骇浪一般的气势席卷而过。一时间,气浪过处,空间剧烈震荡,扭曲,破碎,崩解,所有物质和能量尽皆泯灭,连声音也无法逃离。几万冷酷的机械章鱼就在无声无息间化作飞灰,洒落大地,连一点碎片也不曾留下。

“怎么会这样?这究竟是什么力量啊?”史密斯惊呼,名为畏惧的种子已经在他心底种下了。

惊恐莫名的他不住颤抖,说不出是怒还是怕,浑身上下的电子符文已经亮到了极致身子一少部分电子符文在高频震荡之中脱离他的金属躯体,以能量的形式浮现在了虚空之中。接着这一少部分符文的光芒明显超越了电子符文,如同有了生命一般不停颤动。以史密斯为中心,一圈肉眼可见的冲击波澎湃而出,迎着元皓发出的毁灭涟漪对冲过去。

“轰!”

一声震撼到极致的巨响。庞大的锡安城摇摇欲坠,隔着厚重的钢筋混凝土外墙,躲在居民区的人类全部扑倒在地。

史密斯拼死发出的冲击波消弭了大部分毁灭气浪,但是余波过处,仍旧将他吞没,以他为中心的空间突然塌陷,接着剧烈爆炸,他引以为傲的太空合金身体被崩解的七零八落。闪耀的电子符文也几乎全部熄灭。

之后,穹顶之下一片寂静。但元皓并没有丝毫放松,他感受到属于史密斯的气息依旧存在着,虽然那样的气息已十分的弱小,但他依旧还活着。

除恶务尽,这是元皓眼下的想法。无论是出于剪除麻烦,或是为逝去了太多的同族复仇,元皓都不可能放过史密斯这大刽子手。

说什么宽恕之道?你宽恕了杀人犯,那那些被他杀了的无辜者的性命又该如何?

难道真如那首诗歌所言:“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么?嘿嘿,即使是雄中雄,你也得一直雄下去才行啊。

总之,元皓是打算将这个史密斯灭掉,哪怕他已经接近于神了,元皓对他也没有什么惺惺相惜的情感。

对手……元皓可不缺。

“出来吧!不要像个缩头乌龟似的。”元皓向史密斯传达了这样的意念。

“卡啦。”

一个微不足道的声音突兀的响起,悠远的在这空间中回荡声音吸引了元皓的注意力,他扭头一看,却将一个焦黑的人形正在力不从心地挣扎着试图站起来。然而他似乎已经耗尽了能源,最终只能徒劳地动弹几下而已。

这就是史密斯了,原本张狂的他此时只能用残破来形容了

原本浑身闪亮的电子符文早已熄灭,完全符合数学设计的躯体几乎变成一堆废铁,无比传神的眼神恢复成了闪烁不定的电子眼,就连他的声音也变成了单调而毫无情绪的电子音:“这就是虚弱的感觉吗?真让我恶心。”

“很快你就不会恶心了!”元皓将这样的意念传递给史密斯。

史密斯完全明白元皓这究竟是什么意思。他抬起那忽明忽暗的电子眼瞅着天空中似乎依旧没有任何变化的元皓,心中一惊却也明白自己绝对不是元皓的对手。

原本元皓完好的时候自己就不是对方的对手,更何况自己眼下已如此的残破。继续下去结果也不会有所改变。

史密斯前思后想半晌,最终决定放弃:“我失败了,你杀了我吧!”

他很光棍的求死。

没有任何动容,元皓轻轻的颌首点头,“没问题……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说罢,化身彩凤的元皓高声一吟,清脆的凤鸣高亢的响彻天地,震撼锡安幸存者每一个人的心灵。凤吟未退,彩凤便鸿首低沉,俯身冲下,熊熊烈焰包裹了五彩身躯,将彩凤化为炙热的存在。

“轰!”残破的史密斯被火凤一穿而过,连抬手抵抗都不可能。

瞬息之后,一切归于沉寂。史密斯的气息再也不复存在,有的只有一具勉强可以看出些许人形的水晶琉璃状雕塑依旧傻傻的站在那儿。

这就是史密斯最后的痕迹了。这尊颇具后现代主义风格的雕像证明他曾经来过。

曾经的张狂,最后化为这缩小到原本五分之一大小的存在,这也真是令人感到唏嘘。

史密斯是这一波机械章鱼的头头,来犯锡安的机械章鱼相较于矩阵来说都是那种叛逆的存在——他们都被史密斯洗脑了。

随着史密斯的败亡这些机械章鱼控制中枢存在的最高指令顿时消失。他们一下子变得呆滞起来,傻乎乎的没有了任何动作。负责防御的人类抵抗军士兵们很快就发现了这等异样,迅速的抓住由此而产生的战机,向机械章鱼展开了反击。

反攻推进得十分顺畅,尤其在来自元皓一方的大批援兵终于赶到的当口,更是行进得飞快。可以说在反攻开始之后,所有的机械章鱼都像是失了魂似的,根本连这么打仗都不会了。他们在抵抗军的集火之下,一头接着一头变成了残骸从半空中陨落。

很快,反攻的部队就来到停机坪,看到了这边最后的战场。

“好惨啊!这里的士兵都战死了么?”

“看看……这里有没有幸存者。”

“虽然他们能活下来的可能性不大,但……总之尽心寻找一番吧。如果有人能幸运的活下来,那他们都是英雄……”

反攻的士兵被惨烈战况给震撼了,他们全都放慢的动作,收敛了力道在这一片完全可以用废墟来形容的战场上搜寻着。

最终他们找到了还剩下一口气吊着的元皓。

“唔……这里还有一个!”

“他情况怎么样?”

“很糟糕,浑身上下都是伤,尤其是胸口和腹部……”

“赶紧把他运回去,这是最后的英雄,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保住他的性命。”

“对了,你们有谁认得他?”

“我知道……他是我们的盟友,那位有名的元皓先生。”

“什么?是他……赶紧通知长老会那边吧!战争结束了……但麻烦的事情还是很多的。”——有人看出了其中所蕴含的问题。

不过,如此难办的问题,却是不是这些小兵兵可以解决的。他们只能尽自己最大权限努力给予元皓以救治的同时将事情汇报上去。

重伤的元皓被发现……

这件事情牵动了所有人的心,不单单是元皓自己手下,就连锡安的上上下下都被惊动了。

一个传言在锡安下层流传开来。那是关于元皓的传闻,其中着重渲染了元皓对整个战局的重要性。

这传说之中的事情半真半假,其中也有不少夸张的地方,但锡安的百姓大都相信了。

在传言若有若无的指引下,一个诉求出现了:“机械力量是如此的强大,人类为什么还要划分不同的派系?我们已经落后了,那就更应该抱团取暖,团结起来才是。锡安并不是什么世外桃源,它已经被矩阵发现了一次。这一次有元皓先生来救我们,那么下一次呢?我们似乎应该与元皓先生那边合流,建立统一的人类政权!”

在元皓昏迷不醒的时候,思潮化为了潜流开始荡漾。

之后,这股潜流随着时间的发展,而越来越明显,不过六天功夫,这股潜流便已经流于表面化为了滔天巨浪。

事情似乎在瞬息之间,就成了不得不接解决的麻烦。

只是谁都明白这个麻烦如何解决,其中的关键不在于他们中的任何一人身上,而在于到现在为止都还昏迷不醒的元皓身上。

是合是分,他们说得不算!那全看元皓自己的意思。

小儿发烧咋办
婴幼儿咳嗽怎么办
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使用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