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广东惠州168家猪场面临生死劫

发布时间:2019-11-30 13:53:17 编辑:笔名

广东惠州168家猪场面临生死劫

核心提示:  广东省惠州市环保部门与当地的养猪场在环保问题上进行着曲折坎坷的博弈,据了解环保局一周内已经连开两场养猪场处罚听证会,这样的情况实不多见。7月22日,8时50分,广东省惠州市环保局会议室,五天前这里激辨的那场养猪场处罚听证会余音仍在。再过十分钟,又一场针对当地六家养猪场处罚的听证会即将召开,但当事人叶苏妹等养殖户仍未现身。惠州市环保局法规科科长黄北新有些着急,他对养殖户的代理人,广东华安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江志宏开玩笑:“都什么时候了,养殖户还不来,是不是都要看500年一遇的日全食?”江志宏也开玩笑:“是啊,这几个老百姓总在讲,惠州的太阳怎么还不出来哦……”气氛稍微有点紧张。听证会尚未开始,双方已开始“斗嘴”。 养猪场未报环评 面临罚款并停业   8时59分,20来个养殖户突然哗啦啦抢进会议室。除参加听证的六家猪场代表,一些遭受相同命运的养户也前来旁听。只能容纳20余人的会议室显得有些拥挤,工作人员忙着四处找凳子。书记员小声向主持人黄北新提议:“让媒体都离开吧?座位不够用。”江志宏律师说:“他们作为公民,是有权利参加听证的。”开明的主持人没有采纳书记员的建议。   9时10分,喧闹的会场终于安静下来,听证会正式开始。惠州市环保局江北片区工作人员杨皓等提出,叶苏妹等人的猪场未报批环境影响评价文件、建设项目需配套的环保设施未建成、未经验收即投诉生产,对环境造成污染。根据国务院颁发的《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责令其猪场停止经营,并罚款五万元。而养殖户的代理律师江志宏则称,叶苏妹等人的猪场早在2002年即已建成,猪粪主要排入鱼塘、果园,对环境不造成严重污染,而且根据《环境保护法》第三十九条,对经限期治理逾期未完成治理任务的企业事业单位,环保部门只有罚款的权力,责令停业只能由地方政府做出决定,因此惠州市环保局的停业处罚无效。 双方针尖对麦芒   据了解,7月22日听证的六家猪场,总投资超过1500万元。而整个惠城区本次有168家猪场、98家养禽场收到处罚通知。这次听证会的结果,不仅关系到叶苏妹等人的命运,也与两百多家养殖场间接相关。一位旁听的养殖户对诉苦:“这次事件的根本原因,其实是地方政府要驱赶猪场。惠城区于2005年规划了禁养区,小金口的猪场基本都在禁养区内,事实上不能再继续养猪了,我们的最终命运只能是离开。我们可以离开,但政府规划禁养区,应该掏钱补偿我们。不能借环评说事,一毛不拔就让我们滚蛋。” 猪场有营业执照 环保局死抠报批   随着辩论展开,现场的火药味浓起来。主持人黄北新基本代表环保局在发言。他讲话有条不紊,最主要的法律武器是1998年底施行的《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根据条例,养殖场必须向环保部门报批,你们的猪场建于2002年,当时已经有了规定,而你们没有报批,是不是事实?”“这么多年来,有谁告诉我的当事人,猪场建设需要报批了?我的当事人既然是违法,这么多年你们为什么不管?我们认为环保局行政不作为。”律师江志宏迅速反击。黄北新立即答道:“那是另一码事,你们可以去告环保局行政不作为。过去没清理,不能说明政府就没有权力清理。惠州每年都在清理猪场,2007年整顿了2000多家,2008年也整顿了几百家。”“我的当事人拥有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这两年还得到国家的能繁母猪补贴,他们一方面受到国家的鼓励,一方面又被你们环保局认为非法,是不是很荒谬?”江志宏反问。而黄北新则称:“我们没有说关闭,是停业。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们环保部门就管好我们自己的工作,其它部门的事不归我们管。”此时,养殖户梁老板猛地站起来,大喊:“那好,你们告诉我,惠州有多少家猪场经过了环评?经过了报批?”  他这个问题显得非常生猛,惠州市环保局江北片区几位工作人员有些尴尬:“还是有一些的。”梁老板追着不放:“有一些?你告诉我数字,惠州几千家猪场,到底有几家报批了?据我所知,我们想报批,也批不了。”对方没有透露数据,只强调一句话:“你们有没有报批,和能不能批,那是两码事。”养殖户叶苏妹也忍不住站起来诉苦,“我们的猪场并不是不请自来,2002年,小金口政府招商引资,把我们引进来的。当年敲锣打鼓欢迎我们,现在突然变成非法的了,要赶我们走,太不讲道理了!这还是不是同一个政府?”这个问题,环保局工作人员同样没有过多解释,并不在此话题上纠缠。一位工作人员私下告诉,“当年镇政府盲目招商,才搞得我们环保局现在这么被动……” 听证结果难乐观  养殖户拒绝签名   养户的情绪渐渐被调动起来。旁听席上嘀咕声不绝,一位激动的旁听者忍不住走到前台加入战火,却只哽咽出一句:“你们吃不吃猪肉?”没人理他。这样的问题,感性有余,理性不足。环保局工作人员始终坚持,猪场未报批,属违法行为,必须停业。养殖户则强调,要想让他们离开,必须补偿,并规划出新的养猪区域。双方的逻辑起点不同,显然谈不到一起去。环保局不谈补偿问题,因为非法猪场根本没什么补偿;而养殖户则认为其违法现状由政府部门设置层层关卡造成。双方唇枪舌战,一个多小时很快过去。   10时30分,黄北新宣布:“今天的听证会到此结束。”他准时离开会场。不过,听证会的风波并未随着主持人的离开而平息。养殖户们全都拒绝在听证会议记录上签名。他们的理由是:“今天的听证结论是什么还不知道,签了名,是不是就认同你们下的结论?!你们拿去伪造什么东西,我们就麻烦啦!”对此说法,书记员哭笑不得:“怎么可能呢?要这么怀疑政府部门,我们实在没办法。”在最后的会议记录上,只有代理律师的签名。书记员特意在文件的下方记下一行:听证代表拒绝签名。养殖户们吵着争着,出门而去。江志宏律师对说,一个月后可拿到听证结果,他对结果不太乐观。

点评:  当养殖户与环保部门唇枪舌战的时候,人们不禁反思,环保和养殖业真的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吗?为了环保就一定要关闭养猪场这是不科学,不负的表现,怎样实现养猪生产与环保双赢,生产得到发展,环境得到保护,应该成为地方政府着手解决的问题。资讯录入:yz88yz88

家装知识
制药设备
家居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