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来自其他星球 第九章 火锅店的六个人

发布时间:2019-09-26 02:53:40 编辑:笔名

来自其他星球 第九章 火锅店的六个人

吃火锅就是图一个痛快,没有人还会想吃火锅吃出一个雅致吧,可是总会有些人想吃出个花样来,这样的人不是想装逼装出个性,就是想傻逼傻出个境界。

此时刚刚从门外进来的这群人就对火锅店的吵杂产生了意见。

他们一共有六个人,为首的是一位青年,皮肤白净,面相俊朗,一身白色锦衣,金线丝勾勒出来的图案,头顶银色明珠冠,腰系段玉腰带上佩戴着一枚明黄色的玉佩,刻字上写有开爵二字,想来应该哪里来的公子。

另外四人长相普通,却生的孔武有力,将这位公子护在中间,神态谦卑,应该是这位公子的随从。

而引起弥光注意的是那第六人,是一位中年男子,一身灰色的道袍,双目有神,并不如何魁梧,却生出一种出尘之感,明明在人世间,却又剥离出人世间,犹如高山远止,隐于云雾中,却又立于天地间,让人说不出的神秘。

这时小二迎上前去,见中间的公子衣着华丽,想来不是王公也是贵族,连忙点头哈腰的想引几位贵客入座,想来如何招呼的好还能领多一些赏钱。

然而这位公子似乎并没有感受到小二的热情,而是不悦的挥了挥手

周边的随从示意,敞开嗓子就大喊一声

“今日,开爵国夏侯公爵二公子在此用膳,公子用膳时喜静,还请各位移驾它处,若各位给二公子几分薄面,公子定当感激。”

小二一听,以为这位公子是来包场吃饭的,看向柜台的掌柜,显然这件事不是他可以做主的。

掌柜是一位中年胖子,听见有人包场,连忙搓着他那胖乎乎的大手,眉开眼笑的就跑了出来

“这位公子,小店包场吃饭会贵一些,不知道公子会出一个什么价钱”

一位随从说道“多少钱合适?”

掌柜盘算了一下,伸出一根硕大的手指。

“一百两”

那位随从却伸出了五根手指

掌柜的心想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出手就是大方,一出手就是五百两,心中乐开了花。

不过不等他乐多久,五根手指呼在了他的脸上,直接让掌柜晕了过去。

“我家公子来你们小店吃饭是你们的福气,你这个贱民竟然还敢收钱。”

店内哗然,许多人寻声望去,看向那位贵公子,心中一惊,但似乎都知道这位贵公子的名头,只敢小声议论,只想这位公子在自己的国家飞扬跋扈惯了才如此作派。

小二也被吓到了,唯唯诺诺不敢出声。

开爵国的国力不输于大池国,为国效力的灵修者更是上千位,那些大宗派的灵修者去了开爵国也只能低下他们高傲的头颅,不敢太过嚣张,而那位夏侯公爵更是一位窥窍境的练体强者。

许多食客都需些愤怒不满,但看到那四位彪形大汉和夏侯公爵的名头,也只能把不满吞进肚子里,默默的结账走人。

不过此地乃是大池国的领地,一个开爵国的公爵贵公子在这里嚣张跋扈也没有道理,虽说两国之间多年没有战争,也有商业上的互通,但是他毕竟也是他国之人,就算有公爵撑腰,也嚣张不到大池国来。

世间从来都是有不平的事,就会有打抱不平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并不是由弥光发出的,而是另有其人。

“我道是谁,原来是夏侯府的夏侯轩,不过这里是火锅店,不是你家的饭堂,要想安静你可以回去。来这里装什么高雅?!”

一位大约二十出头的布衣小生站了起来,样貌清秀,衣着朴素,袖口处还有一些油脂,想来是刚刚吃火锅时不小心沾染到。

没有人知道这位小生是谁,也有没有人想到有人敢顶撞夏侯轩,只知道这位小生今日应该不好出这个门,又年纪轻轻就因为一时逞强可能就要命丧于此不由的心中默哀,毕竟夏侯轩在开爵国也是有名的小恶霸,可不是什么善茬。

夏侯轩眼睛微眯看向那位小生,要知道在开爵国了没有人敢不买他的账,就连开爵国的皇子都要给他几分薄面,就因为他有一个让他自豪的爹,如今来到大池国,竟然一个穷酸模样的小生都敢顶撞他,不由的心生怒意。

但是他也清楚此处是大池国,不是他可以飞扬跋扈的开爵国,而且还是仙青宗的地界,再过几日就要开始拜山,他也是来参加拜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夏侯公爵要他拜在仙青宗的门下,要知道开爵国也有一个不弱于仙青宗的门派“大河宗”,不过父命难为,不如说他十分惧怕他父亲,所以也不好将事情闹的太大。

夏侯轩平静的说道:“掌嘴二十,这件事就算揭过”

而小生却说道:“跪下道歉,然后滚出去,我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众人哗然,没有想到这位小生竟然如此硬气,不由心生敬佩,不过在他们看来这位小生不过就是碍于面子,嘴硬,一会儿在拳脚之下一定会心生悔意,毕竟看小生的身板也不够挨几拳。

夏侯轩眼中的寒意更盛,心想自己已经很给小生面子了,从进店以来自己就一直挺客气,当然这是对他而言,如果这是在开爵国,小生他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如今竟然如此的不识抬举。

“打断双腿丢出去。”

夏侯轩漠然的说道

来自其他星球  第九章 火锅店的六个人

,在看来这位小生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如果这里不是大池国,他就已经是死人了。

……

……

“现在出手?”

弥光问道

萧鼎延烫了一片大白菜,就着酒水吃下,随后说道:“你没有机会了”

所有人不知道这位小生是谁,但萧鼎延却知道。

如此邋遢又爱管闲事的人普天之下就没有几个,因为没有本事又爱管闲事的基本都死了,剩下的几个能出现在北灵镇的只有钟天行一个。

而什么样的师傅就能教出什么徒弟,什么样的徒弟就能看出师傅是什么模样,这话有些绕,但不影响猜出他是谁。

百年不出世的剑道天才“刘宇航”。

果不其然,就在四位随从准备拔出大刀向刘宇航砍去之时,四道剑光至他们的脖颈处闪过

热血喷涌,四位随从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面前的小生,都来不及用手拦脖颈处流出来的鲜血,轰然倒地。

剑上的鲜血滴落由红砖铺过地面,鲜血在缝隙中游走,变为暗红色的线条。

夏侯轩面色苍白

中年男子默然的神情终于有了变化。

周围的食客鸦雀无声。

滁州治疗妇科费用
滁州治疗妇科医院
滁州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滁州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滁州治疗宫颈糜烂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