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春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男子讲述举报逃税获奖1元经过疑遭刁难将上

发布时间:2019-12-01 18:45:13 编辑:笔名

男子讲述举报逃税获奖1元经过 疑遭刁难将上诉

任乐亮展示领奖通知书

□见习 赵云龙发自河南洛阳

43岁的任乐亮长相普通,面色黝黑。在洛阳火车站见面时,很难在人群中将他认出。但就是这样一个普通人,却因为一场官司名扬全国。

2011年5月,因索要发票遭拒,他向洛阳市西工区国税局举报了洛阳市赛博数码城商户的这一行为。最终,该商户被处罚,任乐亮则因举报有功获西工区国税局“一元奖励”。

感觉受到侮辱的任乐亮将西工区国税局告上法庭,要求其重新做出奖励,但是败诉。该案初审结束后,在洛阳采访了任乐亮,他告诉,他经常为了维权而打官司,西工区国税局很可能以为他是“打假专业户”,“一元奖励”是故意刁难他。

花费数百元举报商家,被奖励一元

为索要发票,任乐亮向国税部门举报洛阳市赛博数码城商户,为此来回跑了三趟西工区国税局,由此产生的误工费和车费达数百元,但他最终得到的是国税局“一元奖励”,这令他哭笑不得。

济南时报:你为什么举报赛博数码城商户?

任乐亮:我在那儿花200元买了个电脑椅,后来感觉椅子有点儿侧歪,就拿回去修理,结果店方只给垫了颗螺丝就说修完了。我不满意,想换货,他们说没有发票不给换。

济南时报:买椅子的时候你没要发票吗?

任乐亮:要了,但他们只给了一张收据。我要换货的时候,想让他们给我补开发票,他们却说要补交20元钱才能开。我觉得不合理,就没交这20元钱。

济南时报:你向国税部门举报是为了索要发票?

任乐亮:对,否则椅子就没法换。我拨打12366向国税部门投诉,西工区国税局工作人员不久就打来跟我了解情况。

济南时报:整个举报过程顺利吗?

任乐亮:不怎么顺利。过了两三天,国税局让我写个情况说明,并把购物收据的复印件交上,我照办了。两天后,他们再次打来,说复印件不清楚,要我把收据原件拿过去,我又送去了。过了一天,他们说商户那边不承认这事,要我去当面跟商户对质。

济南时报:你去了吗?

任乐亮:没有。情况是否属实,应该是国税部门认定啊,咋能让投诉人和被投诉单位见面对质呢?

济南时报:你最终拿到发票了吗?

任乐亮:拿到了。我在几天后收到一个快件,里面有两张一百元面值的发票,还有一张举报领奖通知书,但奖励数额只有1元钱。

“国税局宁愿高价打官司,也不愿奖励举报人”

任乐亮认为“一元奖励”是对他的侮辱,他为此将西工区国税局告上了法庭,要求重新做出奖励。而他听说对方花5000元请洛阳知名律师来打这场官司。“他们宁愿高价请律师,也不愿再出钱奖励举报人,这让我无法理解。”

济南时报:拿到这一元钱领奖单时是什么感觉?

任乐亮:我当时都不敢相信,有点儿受到侮辱的感觉,身边的朋友知道以后也觉得不可思议。

济南时报:你在这件事上耗费精力大吗?

任乐亮:加上中间等待的时间,差不多有两个星期。国税局每次都是在工作日打让我过去,我为此请假三次,每次扣40多元,交通费也花了几十元钱,还有收据的复印费,加起来大概花了六七百元。

济南时报:是不是认为得不偿失?

任乐亮:我认为西工区国税局这样做打压了举报人的积极性,我想讨个说法,就把他们告上了法庭。

济南时报:请律师了吗?

任乐亮:没有,在洛阳请个好一点儿的律师差不多要花上千元钱,我负担不起。

济南时报:西工区国税局请律师了吗?

任乐亮:我听说,为了打赢这场官司,西工区国税局花5000元请了洛阳的知名律师。这让我无法理解,他们宁愿高价请律师,也不愿再出钱奖励举报人。

喜欢打维权官司 但不靠这个赚钱

在任乐亮打过的维权官司中,不少知名企业成为被告,有人质疑他是靠打官司赚取赔偿的“打假专业户”,任乐亮予以否认。

济南时报:在上搜索你的名字,搜到很多份判决书,被告分别是茅台酒厂、郑州丹尼斯生活广场洛阳分公司、洛阳市金冠眼镜公司和郑州悦家商业有限公司洛阳新都汇店,原告一栏都是你的名字,你的确起诉过以上这些商家和单位吗?

任乐亮:对,都是我起诉的。

济南时报:起诉这些公司都是因为什么?

任乐亮:具体记不太清了,有些是我受到商家价格欺诈,有些是产品质量有问题。

济南时报:最后这些案子的结果如何?

任乐亮:有赢也有输吧。

济南时报:上有人说你专门靠打维权官司赚取赔偿。

任乐亮:根本不是!我维权不是为了赚钱,我是个较真的人,法律意识也比较强,碰见不公平的事就想要个说法,而且我打的那些维权官司都不是以索赔为目的。

济南时报:听说你有时还要亏钱,为什么要坚持维权?

任乐亮:如果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就得通过法律途径讨个公道。

济南时报:平时有工作吗?收入如何?

任乐亮:我从事服务业工作,收入还可以,每个月有两三千元吧。

济南时报:你请假出来打官司,领导支持吗?

任乐亮:挺支持的,每次请假打官司,领导都没阻挠过。

济南时报:帮身边的朋友打过维权官司吗?

任乐亮:有过,有时给朋友帮忙,有时帮朋友的朋友打官司。

怀疑国税局故意刁难 还会上诉

西工区国税局在法庭上表示,根据相关规定,对举报人的奖励标准一般是收缴入库数额的千分之五,西工区国税局处罚商家100元,应奖励举报人5毛钱,所以“一元奖励”并不违规。但任乐亮怀疑国税局这是故意刁难,还要上诉。

济南时报:你去领国税局的“一元奖励”了吗?

任乐亮:没领,如果去领,路费起码得几块钱。再说,领了这一元钱我心里肯定会憋屈。

济南时报:但西工区国税局认为“一元奖励”是符合规定的。

任乐亮:西工区国税局罚了数码城商户100元,属于低额度的处罚。商户奖了我1元钱,也是低额度的奖励,这种做法既起不到震慑商家的作用,也表达不了对举报者的鼓励,我甚至怀疑他们是在打压举报人的积极性。

济南时报:你怀疑西工区国税局故意给你“一元奖励”?

任乐亮:他们很可能也听说过我喜欢维权,认为我是“刁民”,就故意用“一元奖励”来刁难我。

济南时报:之前还有人因举报获奖吗?他们的奖金是多少?

任乐亮:我奖单上的标号是2011年002号,算下来我应该是西工区国税局今年第2个给予奖励的人。我起诉以后,今年第一个得奖的人来找过我,告诉我他当时得了5元钱的奖励。

济南时报:他当时是什么情况?

任乐亮:也是举报维权,西工区国税局对商家罚款1000元,给了他5元奖励,但他也一直没去领。

济南时报:这次败诉你还会上诉吗?

任乐亮:会!我一定要讨个说法。

济南时报:这次请律师吗?

任乐亮:应该还是不会请,费用太高了。

济南时报:如果还败诉,还会继续上诉下去吗?

任乐亮:那我应该不会再上诉了,否则花的钱更多。如果再次败诉,对我是个很大的打击。

济南时报:以后再遇到不公平的事,还会继续维权吗?

任乐亮:我还会坚持维权,这是肯定的。

巨蟹座
新闻
网络